麦克阿瑟与朝鲜战争的详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克阿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10个月前的1950年6月,朝鲜战争的突然爆发,把从二战的硝烟中还没有喘歇过来的美国和世界又一次推入血与火的深渊。在战争爆发的最初几个月中,美韩军队一溃千里,几乎被朝鲜人民军赶进了日本海。幸好,他们有麦克阿瑟。在一般的美国人看来,正是在他的天才指挥下,美国的军队从世界上自然条件最为恶劣、最不可能登陆的港口——仁川实施了登陆,将朝鲜半岛拦腰一截。在美国人看来,他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位将军的领导下,美国的军队一定会在朝鲜最终获得胜利。但是,普通的美国人绝对不会想到,一场对他们和这位将军本人,甚至对美国的历史而言,都值得大书一笔的闹剧,即将在这个普通而恬静的夜里拉开序幕。

午夜刚过,华盛顿的各大新闻单位突然电话铃声大作。白宫新闻处告诉他们将于凌晨1时举行一个“特别的记者招待会”。来到白宫的记者们满腹狐疑,纷纷猜测会有什么爆炸性事件发生。有人认为是和苏联发生了武装冲突,有的猜测是总统得了什么急病。1时整,白宫新闻秘书肖特发给记者每人一大叠文件??第一个文件便是杜鲁门总统解除麦克阿瑟职务的声明:

我深感遗憾的宣布,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有关正式职守的问题上不能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政府的政策和联合国的政策。根据美国宪法赋予我的特殊责任,以及联合国特别委托我的责任,我已决定更换远东统帅。因此我免去麦克阿瑟的各项指挥权,并已任命马修·B·李奇微中将接替他的职务。

对有关国家政策进行的全面而激烈的辩论是我们自由民主宪法制度的至关重要的因素。然而,军事指挥官们必须按照我国法律和宪法的规定,遵守下达给他们的政策和指示,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在危急时刻,这种考虑尤为必要。

麦克阿瑟将军已完全确定了在历史上的地位。对于他在重大责任岗位上对国家作出的卓越和非凡的贡献,全国人民深表谢意。由于这一原因,我对不得不对他采取的行动再次表示遗憾。

作为总统和美国军队总司令。我有责任撤换你盟国最高统帅、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总司令、美国驻远东陆军司令官等职,对此深感遗憾。

你应将所任各职移交马修·李奇微中将,立即生效。你有权下达为前往你所选择的地方所需下达的命令。

此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美国内舆论大哗。公众对此的普遍反映是不解和不满,人们不能原谅总统对他们心目中的这位“英雄”的无礼行为。愤怒的人们纷纷向白宫写信或发电报宣泄自己的愤怒之情。据白宫新闻办公室的统计,他们总共收到了27363封有关此事件的信件和电文,批评这项命令的大大超过赞同的比例,达20:1。一些选民在电报中言辞激烈,纷纷要求“弹劾那个堪萨斯城的拉选票的小政客的愚蠢行动”,“对白宫那个猪猡新的暴行提出抗议”。《俄克拉荷马日报》甚至把杜鲁门的解职命令称作“深夜里犯下的罪恶”。而根据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全国有69%的人表示支持麦克阿瑟,而只有29%的人表示支持总统的行动。在不少地方,人们以倒悬国旗或下半旗表示不满。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庞卡城,人们还焚烧了国务卿艾奇逊的模拟像。而一些新的讽刺杜鲁门的笑话也开始流传开来,比如说:“我要去喝一瓶杜鲁门啤酒——这种酒除了没有酒沫(双关语,在英语中head一词既可表示酒沫,又有“脑袋”的意思)外,和其它啤酒一样”等。

前总统胡佛认为“杜鲁门总统把麦帅免职,等于摧毁了我们亚洲防务的一根强大支柱。而在韩国对抗这一基本问题,却不能因此得以解决。”“此一举动足以造成美国的大悲剧。”而美国二战时的战略航空队司令史巴兹上将则不无遗憾的说“我常怀疑士兵和政客们是否能了解我们的事。”

针对当时舆论的种种过激反应,杜鲁门总统倒是显得十分沉静。他对他的工作人员和内阁说,也许在6、7周内,他为此会受到“痛责”。但是最终人们会醒悟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麦克阿瑟将会逐步降为凡人。“美国人民将会理解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显然,杜鲁门的话是具有远见的。而在当时,却很少有人持相同观点。历史往往在人们的热情最为高涨的时候,与人们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们不妨来看一看接下来发生的事件,一起回味一下美国历史上的这桩闹剧。

在距华盛顿数千里之外的东京盟军总部,当参谋人员偶然在电台新闻广播中听到这一消息时,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此时麦克阿瑟将军正在午餐桌上悠哉悠哉地招待他的客人。麦克阿瑟的副官西德尼·赫夫上校眼里满含着热泪,麦克阿瑟悄悄地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麦克阿瑟夫人。她走回桌边,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肩膀,悄声告诉他他已被解职的消息。一时间,麦克阿瑟的面孔呆滞了。他沉默片刻,然后抬起头温和地说:“珍妮,我们终于要回家了。”

实际上,麦克阿瑟知道此命令后,曾经不胜感慨地驱车前往坐落于日本皇宫对面的盟军总部大楼,独自思考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万家灯火才“悻悻离去”。与此同时,他的助手考特?惠特尼则正面对着一群“秃鹫般聚集在一起”的记者们,说:“他(指麦克阿瑟)庄重地接受了解职令……我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

在麦克阿瑟看来,被杜鲁门总统撤职是他“在陆军服役了52年后受到的公开侮辱”。在与美国驻日大使威廉·西博尔德的谈话中,他认为,罢免他是华盛顿阴谋的一部分,这个阴谋最终将瓦解美国在远东的地位。他否认曾有过不服从华盛顿命令的行为。而事实上,为了“缓和一下对将军自尊心的打击”,杜鲁门政府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曾计划派在朝鲜的陆军部长弗兰克·佩斯亲自飞往东京当面告诉麦克阿瑟这个消息。但因为佩斯此时与在朝鲜的前线指挥官李奇微一起上了前线,被一场冰雹困在了帐篷中。加之他的通讯器材又发生了故障,失去了与五角大楼的联系,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4月12日,继任指挥官李奇微前往东京会晤麦克阿瑟。根据李奇微后来的描述,“他含蓄地提到了自己被突然解职一事,但是他的口气中毫无伤心和怨恨的情绪。”“我当时就想,这件事很能体现这位伟大人物的达观性格。”

另一位参加会晤的美国将军多伊尔·希基对此事的叙述则是另一番风景。希基说,在会谈中麦克阿瑟告诉他们,据总统的医生格雷厄姆讲,杜鲁门患了严重的高血压。“总统为此受到困惑感和思维混乱症状的折磨。大夫们说他大约只能再活半年了。”麦克阿瑟还说他又收到“为引起轩然大波”的50次讲座的30万美金的开价,并说中国人与苏联人之间没有任何分裂的征兆。

世界各国对此事的反应不尽相同。与麦克阿瑟的预料相反,在他看来对此最应“欢欣庆祝”的莫斯科与北京的反应却异常冷淡。莫斯科几乎就没有什么反应。而北京方面也只是在4月5日的《人民日报》上刊登了一篇时评,称“麦克阿瑟的下台,是中朝人民抗美斗争的新胜利,也是世界人民反对侵略战争保卫世界和平的一个胜利。”……“很显然,麦克阿瑟是在中朝两国人民的抗美斗争的铁拳打击下倒台的;它标志着美国帝国主义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失败,世界人民反对美国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的胜利。”

据台湾《中央日报》的报道,日本各界闻听此讯均表示震惊,各报“如触电般均发号外”。日本各界担心的是“麦帅的去职,可能延搁对日和约(的签署),并使计划中(与)美国的经济合作脱节。”全日本只有日本人为此公开欢呼。而在朝鲜半岛上,当韩国军队总参谋长钟日昆将军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赶到总统李承晚的住地。他看到泪水正从李承晚的面庞上滚下。“杜鲁门毁了我们的希望”,李承晚埋怨说。钟日昆将军知道,“总统指的是朝鲜的重新统一。”

令外人一时琢磨不透的是长期作为美国盟友并积极参与朝鲜战争的西欧各国对这一消息的看法。英国工党政府的外交大臣莫里逊发表声明对杜鲁门的决定表示满意,并说这项决定使“大战之路……关闭起来了。”伦敦《旗帜晚报》则幸灾乐祸地打出了这样的标题:“麦克阿瑟被解雇了”。法国一家报纸发表社论表示说同盟国不能屈服于“一个讲硬话的人,一个像麦克阿瑟一样讲大话的人”。一名英国驻日外交官甚至私下表示“这个消息快使我们乐死了”。

西欧对此所表现出的出人意料的兴奋,或说是“愉快的震惊”,这是当时的人们始料不及的。而在这个事件发生几十年后,当我们再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时,我们不难发现:美国在战后初期一段时间的战略重点是在欧洲与苏联的冷战对抗。而麦克阿瑟所鼓吹的“亚洲第一主义”不论在战略还是战术上都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集团的利益相左。在西方看来,一场在亚欧大陆东岸与“阵营”的殊死搏斗有些得不偿失。因此,麦克阿瑟无疑就成了他本人所倡导的“亚洲第一”与美国政府极力倡导的“先欧后亚”斗争的牺牲品。

4月16日,日本政府为麦克阿瑟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日本天皇裕仁亲赴麦克阿瑟的驻地??美国大使馆送行。东京的小学生放假一天,沿途欢送他们心目中为日本的战后复兴立下汗马功劳的麦帅。在东京机场,远东盟军司令部的官员们最后一次向这位领导他们将近10年的将军致敬。

在夏威夷,离开美国领土15年的麦克阿瑟受到了10万人的夹道欢迎。而在旧金山,这一数字达到了50万,华盛顿25万,纽约750万。欢迎麦克阿瑟回国的热闹场面远远超过了几年前欢迎艾森豪威尔回国的场景。据纽约警方的估计,那天为欢迎麦克阿瑟而抛掷的五彩纸屑总计2850吨,整个纽约市“仿佛经历了一次暴风雪的袭击。”

与全美国欢迎麦克阿瑟的狂热场景相比,此时白宫的气氛则显得有几分凄凉。据说为了“给低落的情绪打气”,也为了与外面的热闹情景相呼应,有人在白宫工作人员中散发了一份模拟的“欢迎麦克阿瑟将军到华盛顿的日程”:

4月19日中午12:30,麦克阿瑟在国会山发表了他本人最为精彩的一篇演讲。全国的听众通过无线电网收听了这一讲话。在演讲中,麦克阿瑟痛斥了杜鲁门政府的亚洲政策,宣扬自己的“亚洲第一主义”。他说,“人们通称亚洲是欧洲的门户,那么说欧洲是亚洲的门户也是千真万确的,这两大地区都互为影响。”“有人说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同时保护这两大地区,说我们不能分散力量,我认为,失败主义莫过于此了……”“历史以真实的强音告诫我们,姑息只能招致新的流血战争……至多导致虚假的和平……”最后,他说:“我的士兵问我为什么将战场上有利的军事时机拱手让给敌人?”他停了一下,然后柔声说,“我没法回答。”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全美国也响起了狂热的掌声。

在经历几周的狂热之后,因麦克阿瑟遭遇撤职而在美国各地掀起的热潮,也随着人们对麦克阿瑟记忆的消逝而逐渐退去。在此之后,曾经被人们奉若神明的麦克阿瑟逐渐从历史舞台淡出。在1952年的大选中,麦克阿瑟只获得了可怜的几张选票。人们把选票投给了另一位战争英雄??总是有着迷人微笑的艾森豪威尔将军。正如麦克阿瑟生前最喜爱的一首军歌一样,“老兵不会死去。他只会黯然消退”。1968年,曾经叱咤一时的美国英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在家中悄然去世。

李奇微军事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任命是在1950年:在临津江以南,经过接连两次战役的惨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仓皇退过了三八线后,失败悲观的情绪深深地笼罩着躲在工事里的所有 “联合国军”士兵。1950年12月23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在混乱的撤退(中朝方面说法)或者是在赴前线给儿子发银星勋章(美韩方面说法)途中遭遇车祸丧生,更加深了这种情绪。在麦克阿瑟的举荐下,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中将随即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并于12月26日到达朝鲜赴任。李奇微接过了从1950年6月战争爆发就在朝鲜参战的第8集团军的指挥权,并在1951年率军发动反攻。杜鲁门总统解除麦克阿瑟的兵权后,李奇微又成为了“联合国军”总司令。

军事史学家大多认为,是李奇微把第8集团军从失败、濒临崩溃的困境中解救出来,并最终阻止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攻势。他在此期间表现出的身体力行的领导艺术、以及对军事作战基本原则的深刻领悟,在美国陆军历史上树立了令旁人难以企及的领导榜样。李奇微没有受麦克阿瑟那种桀骜不逊做派的影响,麦克阿瑟也给了李奇微前任所未有的行动自由。

1952年5月,李奇微接替艾森豪威尔,担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由于他周围安排的尽是美国参谋人员,欧洲的军事领导人对他颇有微辞。此后,李奇微接替科林斯,担任美国陆军总参谋长。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他在陆军总参谋长任上,使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时间推后了大约十年:当时艾森豪威尔总统让他评估美国与法国联合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行性,结果李奇微拿出了一份详尽的计划,表明美国需要为此付出巨大的投入,从而使艾森豪威尔打消了出兵干预的念头。但这一事件也使两人在二战期间建立的良好关系经受了严峻考验。1955年,李奇微比他本人计划提前从美国陆军退役,接替他的是马克斯维尔·D·泰勒,——他在第82空降师时的参谋长。

李奇微的个人生活远不如他的军事生涯来得成功。他曾三次结婚;据他的朋友和同事讲,在1971年儿子因车祸丧生后,李奇微性情大变,变得日益郁郁寡欢。1993年7月,李奇微在匹兹堡郊区Fox Chapel的家中去世,享年98岁。

1917年美国陆军军官学校(P4点军校)毕业后,前往法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l919年回国后,任陆军部长助理参谋、印第安纳州国民警卫队教官等。1935年毕业于指挥与参谋学校。1937年毕业于陆军军事学院。1940年仟该校教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仟陆军地面部队副参谋长,1942年5月仟参谋长,6月任美第2军军长7月仟驻欧美军地面部队司令。8月任北非远征军副总司令,10月乘潜艇秘密前往阿尔及尔与驻北非法军统帅部接触。11月与维希政府法子总司令J.—L.—X.—F.达尔朗达成合作协定。

1943年1月调任美第5集团军司令、9月率部在意大利萨莱诺登陆、 与英国第8集团军共同发起意大利南部战役。占领那不勒斯、随后向北推进。1944年6月4日率部占领罗马。12月任驻意人利盟军第15集团军群司令。1945年3月晋陆军上将。5月占领意大利全境。6月任驻奥地利美国占领军司令兼盟军奥地利管制委员会美方代表。1947年任第6集团军司令。1949年任陆军野战部队司令。1952年5月任浸朝“联合国军”总司令及远东美军总司令。

1953年7月27日代表“联合国军”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同年10月退役。1954年3月—1965年7月任南卡罗来纳州交尔斯顿军事学院院长。著有回忆录《有计划的冒陀》和《从多淄河到鸭绿江》。

展开全部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美国操纵联合国进行干涉。麦克阿瑟出任远东美军总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指挥侵朝战争。在美国第24步兵师被歼之后,麦克阿瑟组织指挥仁川登陆获得成功,进而指挥“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疯狂地向鸭绿江推进。1951年4月,麦克阿瑟因战争失利和所谓“未能全力支持美国和联合国的政策”而被解除一切职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