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麦卡锡著作的基础市场学提出市场营销组合的4Ps理论是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4P营销理论被归结为四个基本策略的组合,即产品(Product)、价格(Price)、渠道(Place)、宣传(Promotion),由于这四个词的英文字头都是P,再加上策略(Strategy),所以简称为“4P’s”。

4P营销理论(The Marketing Theory of 4Ps),4P理论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随着营销组合理论的提出而出现的。1953年,尼尔·博登(NeilBorden)在美国市场营销学会的就职演说中创造了“市场营销组合”(Marketingmix)这一术语,其意是指市场需求或多或少的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所谓“营销变量”或“营销要素”的影响。

1967年,菲利普·科特勒在其畅销书《营销管理:分析、规划与控制》第一版进一步确认了以4Ps为核心的营销组合方法,即:

根据不同的市场定位,制定不同的价格策略,产品的定价依据是企业的品牌战略,注重品牌的含金量。

企业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而是注重经销商的培育和销售网络的建立,企业与消费者的联系是通过分销商来进行的。

Promotion应当是包括品牌宣传(广告)、公关、促销等一系列的营销行为。

展开全部4P理论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随着营销组合理论的提出而出现的。1953年,麦卡锡尼尔·博登(Neil Borden)在美国市场营销学会的就职演说中创造了“市场营销组合”(Marketing mix)这一术语,其意是指市场需求或多或少的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所谓“营销变量”或“营销要素”的影响。为了寻求一定的市场反应,企业要对这些要素进行有效的组合,从而满足市场需求,获得最大利润。营销组合实际上有几十个要素(博登提出的市场营销组合原本就包括12个要素),杰罗姆·麦卡锡(McCarthy)于1960年在其《基础营销》(Basic Marketing)一书中将这些要素一般地概括为4类:产品(Product)、价格(Price)、渠道(Place)、促销(Promotion),即著名的4Ps。1967年,菲利普·科特勒在其畅销书《营销管理:分析、规划与控制》第一版进一步确认了以4Ps为核心的营销组合方法,即:

产品(Product):注重开发的功能,要求产品有独特的卖点,把产品的功能诉求放在第一位。

价格 (Price): 根据不同的市场定位,制定不同的价格策略,产品的定价依据是企业的品牌战略,注重品牌的含金量。

分销 (Place): 企业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而是注重经销商的培育和销售网络的建立,企业与消费者的联系是通过分销商来进行的。

促销(Promotion):企业注重销售行为的改变来刺激消费者,以短期的行为(如让利,买一送一,营销现场气氛等等)促成消费的增长,吸引其他品牌的消费者或导致提前消费来促进销售的增长。

4Ps的提出奠定了管理营销的基础理论框架。该理论以单个企业作为分析单位,认为影响企业营销活动效果的因素有两种:

一种是企业不能够控制的,如政治、法律、经济、人文、地理等环境因素,称之为不可控因素,这也是企业所面临的外部环境;

一种是企业可以控制的,如生产、定价、分销、促销等营销因素,称之为企业可控因素。企业营销活动的实质是一个利用内部可控因素适应外部环境的过程,即通过对产品、价格、分销、促销的计划和实施,对外部不可控因素做出积极动态的反应,从而促成交易的实现和满足个人与组织的目标,用科特勒的话说就是“如果公司生产出适当的产品,定出适当的价格,利用适当的分销渠道,并辅之以适当的促销活动,那么该公司就会获得成功”(科特勒,2001)。所以市场营销活动的核心就在于制定并实施有效的市场营销组合

此模型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它把企业营销活动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经济现象,概括为三个圆圈,把企业营销过程中可以利用的成千上万的因素概括成四个大的因素,即4Ps理论——产品、价格、分销和促销,的确非常简明、易于把握。得益于这一优势,它不径而走,很快成为营销界和营销实践者普遍接受的一个营销组合模型。

麦卡锡主义的获得正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所罗门-阿德乐(Solomon Adler):任职美国财政部,去了中国并加入政权(1994死在中国);

Charles Flato,他还任职于“经济战争委员会”和“外国经济管理局”。

尽管有渗入美国政府的前提是正确的,很多受到麦卡锡怀疑的人并不是间谍。 1947年6月,“参议院拨款委员会”提交给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一份秘密备忘录,请他注意国务院内部已经发展而且仍在发展的安全隐患。麦卡锡备忘录写道:

“有证据显示,有一个周密的、精心计算的方案,不但保护身居高位的成员,而且弱化安全和情报保护措施。联邦调查局一份关于苏联对美国的间谍活动的初步报告指出,有很多国务院雇员卷入了间谍活动,其中一些人担任高级职务。”

罗伯特-李(Robert E. Lee)是拨款委员会的主要调查员,负责准备这份名单。“李名单”使用了数字而不是直接使用人名,这个名单在委员会内部发表。

这个备忘录里列出了9个国务院官员,指出他们“只是国务院雇员里的几个代表,国务院里有几百名这样的雇员,他们受到保护并允许继续工作在那里,尽管事实上他们对国家安全构成明显的威胁。” 但是从1947年到麦卡锡发表Wheeling演讲的1950年2月,国务院没有因为忠诚和安全原因解雇任何人。

尽管不是全部,但麦卡锡提出的大部分案例,都来自“李名单”或李议员在1947年为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整理但是还没有解决的国务院安全案例的“108人名单”。Tydings委员会(The Tydings subcommittee)也有一个名单。除了上面已经列出的Venona文件证实的间谍以外,还有一些麦卡锡指证的安全和忠诚隐患被证明是正确的:

Gertrude Cameron,美国国务院,信息和编辑专家;麦卡锡案例55号,李名单65号。

Herbert Fierst,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1号,李名单51号。

Stella Gordo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40号,李名单45号。

Stanley Graze,美国国务院情报部门;麦卡锡案例8号,李名单8号。

Val R. Lorwin,美国国务院;麦卡锡案例54号,李名单64号。

Peveril Meigs,美国国务院,美国陆军部;麦卡锡案例3号,李名单2号。

Philip Raine,美国国务院,地区专家;麦卡锡案例52号,李名单62号。

David Zablodowsky,美国国务院,联合国出版部主管;麦卡锡案例103号。 在保守派作家Ann Coulter的书《背叛者:从冷战到反恐战争期间左翼自由派的背叛行径》里,她这样评价麦卡锡:“半个世纪之后,只有一些无害的怪物还自称者的时候,人们很难捕捉麦卡锡发动的战役的重要性。但是今天‘者’这个词听起来和‘君主制主义者’一样可怕,不是毫无原因的--那绝不是因为大无畏《纽约时报》的社论谴责麦卡锡,赞美哈佛大学教育出来的苏联间谍。是麦卡锡使得当主义者成为可耻的事情。美国内部的运动再没能恢复元气。”当Ann Coulter要求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主持人Bill OReilly举出一个被麦卡锡折磨的无辜人的例子时,OReilly提出Dalton Trumbo,他是“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HUAC)指控的“好莱坞的十个人”之一,OReilly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委员会的目的是调查美国对好莱坞的渗透,曾要求“好莱坞的十个人”的剧作者、导演和制作人于1947年到国会作证。而麦卡锡是在1950年才开始他的战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1953-1954年,麦卡锡调查新泽西州Ft. Monmouth的高级秘密设施松懈的安全管理被管理人员拒绝,他们宣称Ft. Monmouth没有安全问题。然而多年之后,Barry Goldwater参议员在《没有什么好道歉的:美国参议员Barry M. Goldwater的个人、政治回忆录》里(With no apologies: The personal and political memoirs of United States Senator Barry M. Goldwater)。解释了为什么把美军在Ft. Monmouth的超级秘密部门悄悄搬到亚利桑那州(Arizona),他说:“Carl Hayden1955年1月成为有很大权力的拨款委员会主席,他私下告诉我,Ft. Monmouth搬家了,因为他和其他多数党委员都相信,Ft. Monmouth的安全网已经被攻破。他们不愿公开承认麦卡锡的指控是正确的。他们唯一的替代选择就是把整个设施从新泽西搬到亚利桑那。”美国成立了“莫伊尼汉保密委员会”(Moynihan Secrecy Commission)负责对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的文件加以保密和调查,这些文件有超过40年的保密期。保密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发现:“只要有指控,就有否认…只要有人认为政府里有渗透,就有人认为政府捏造指控冤屈无辜。中央情报局负责监督历史情报收集的Hayden Peake指出,“还没有一个现代政府象美国政府那样被全面渗透。”

麦卡锡同学一时爽终究会全家火葬场的是什么意思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那兔里,科学鹰说的意思是这个骗子肯定会把自己害的家破人亡的。米粒家有大量的实验室和实验条件,最重要的是当时的钱学森所代表的华裔科学兔以及他们背后的关系网对米粒家实在是太重要了(战略核武最重要的就是科研人员力量的储备及传承,参见曼哈顿计划及流落中苏边境的毛熊专家归宿)但怀着报效祖国的愿望和信仰,同时米粒家的非族政策(指种族歧视和排华思想)以及扩张政策也是留学兔们所反对的,麦卡锡所以众多留学兔排队急着回国。当然,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白头鹰为了一己之私不惜非法扣留大伙,后来是总理兔亲自在某内瓦把这些事情大白于天下,大家才能回国。

两岸民众要警惕“绿色麦卡锡主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10月30日,国台办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马晓光就两岸民众共同关心的一些话题回答了记者提问。马晓光批评台湾会“制造数据”的行为,指出“企图通过升高两岸对立对抗来谋取选举私利,不可能得逞”。

一段时间以来,蔡英文当局以丑化大陆、污名化大陆对台对港政策的方式激化岛内社会对立、谋取选举私利,近期被打回原形。在政绩一团糟、无法满足台湾民众对美好生活需要的情况下,当局再次操弄“仇陆”议题,试图在蔡英文民调明显下滑的趋势下继续以“反中”来稳住政局。

很显然,此种牺牲两岸民众共同利益来满足短期选举利益的方法是饮鸩止渴,既不可能得逞,也不可能达成其预计效果,反而会让“”野心更加暴露,便于两岸民众提高警惕。

在对内推出“中共代理人”法案的大背景下,即使是最为单纯的两岸教育交流也深受其害,甚至被岛内民众视为“麦卡锡主义”在台湾复活。

马晓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批评了阻挠、限制两岸学校间正常交流的行为。他指出,加强两岸民间交流和人员往来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也是台湾的主流民意,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也禁锢不住的。

常常扮演所谓“台湾主流民意代表者”的形象,却对“加强两岸交流”的主流民意视而不见,麦卡锡动辄给别人戴上“卖台”的大帽子,自己却实际干着损害台湾长期利益、麦卡锡民众根本利益的行为。试想,如果连两岸教育交流都可以成为攻讦的靶子,那么的黑手还有什么领域无法伸入?如果愿意首先牺牲大陆台生的利益以让两岸学生共同受害,那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两岸民众要提高警惕、携手反对的作为。(作者:李东海,江苏省台湾研究中心兼职助理研究员)

10月30日,国台办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马晓光就两岸民众共同关心的一些话题回答了记者提问。马晓光批评台湾会“制造数据”的行为,指出“企图通过升高两岸对立对抗来谋取选举私利,不可能得逞”。

一段时间以来,蔡英文当局以丑化大陆、污名化大陆对台对港政策的方式激化岛内社会对立、谋取选举私利,近期被打回原形。在政绩一团糟、无法满足台湾民众对美好生活需要的情况下,当局再次操弄“仇陆”议题,试图在蔡英文民调明显下滑的趋势下继续以“反中”来稳住政局。

很显然,此种牺牲两岸民众共同利益来满足短期选举利益的方法是饮鸩止渴,既不可能得逞,也不可能达成其预计效果,反而会让“”野心更加暴露,便于两岸民众提高警惕。

在对内推出“中共代理人”法案的大背景下,即使是最为单纯的两岸教育交流也深受其害,甚至被岛内民众视为“麦卡锡主义”在台湾复活。

马晓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批评了阻挠、限制两岸学校间正常交流的行为。他指出,加强两岸民间交流和人员往来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也是台湾的主流民意,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也禁锢不住的。

常常扮演所谓“台湾主流民意代表者”的形象,却对“加强两岸交流”的主流民意视而不见,动辄给别人戴上“卖台”的大帽子,自己却实际干着损害台湾长期利益、民众根本利益的行为。试想,如果连两岸教育交流都可以成为攻讦的靶子,那么的黑手还有什么领域无法伸入?如果愿意首先牺牲大陆台生的利益以让两岸学生共同受害,那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两岸民众要提高警惕、携手反对的作为。(作者:李东海,江苏省台湾研究中心兼职助理研究员)

的“麦卡锡主义”最终只能走进死胡同

1950年代“麦卡锡主义”泛滥,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打着极右和“”的旗号,恶意毁谤和破坏疑似和民主进步人士不同意见之人,在这个时期里影响着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就代表着“”、排外运动的同义词,因此受到政治迫害者者不计其数。就如同1949至1980年代中期“两蒋统治”时代的台湾当局,弥漫着整个台湾社会,无数爱国民主人士都遭到当局迫害,因冤假错案而牺牲的台湾同胞不计其数,在其后台湾当局“解严后”实行所谓的“台式民主政治”,对此才对那个时代的错误进行了一系列的道歉和赔偿,与此同时两岸关系也逐步走进和平交流交往的新时期。

但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走入尾声的今日,“台式民主”历经了三次政党轮替,主张“”的当局,却在岛内打着保护“民主法治”的旗号,实际在岛内大搞版的“麦卡锡主义”,凡是跟大陆和两岸交流有关的,无不用行政和法律手段进行控制,并“恫吓”台湾同胞赴大陆发展筑梦。

首先,最清楚不过例子,莫过于3月29日台当局“内政部”认定在厦门担任社区主任助理违反相关规定要开罚。其实早在二月时台当局“会”就已经称厦门市社区主任助理有违台当局相关法律,要对这些担任社区助理的台湾青年开罚,没想到台当局恫吓台湾同胞赴大陆筑梦的手段不只是说说而已,如今已经真正实践付诸法律行动。离谱的是称首波开罚的两人,分别是李姓和符姓两位主任助理,只因为接受媒体访问就被认定“违法”,要对其开罚新台币10万元的罚锾。

其次,狂打所谓“假新闻”和“假信息”的旗号抹黑大陆,塑造台湾岛内一股仇陆心态。当局动用行政和法律手段对电视台进行开罚。“假新闻”方面只因电视台报道太多韩国瑜,所以“NCC”在苏贞昌生气后立马大动作开罚中天和东森两家电视台。与此同时当局还多次联合多个行政部门,称有来自大陆的“假信息”和网军的攻击,导致在去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大败,为了守护台湾的“民主法治”,所以大家一起反对大陆。的侧翼组织和政治学生无不号召响应,透过各种社交软件和校园社团串联抹黑大陆。

版的“麦卡锡主义”,简言之就是逢大陆必反,动用各种行政资源和法律手段来阻止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大业,并透过拙劣的手段来抹黑大陆,凡是大陆出台对台湾同胞利好的政策,其做出的回应永远就是反对和恫吓。众所周知“麦卡锡主义”是一个历史逆流下的产物,但如今的当局如出一辙用更为拙劣的手法运用着,同时挟洋自重紧抱着美国大腿干坐一条看门狗。

在“九合一选举”大败迄今一百多个日子里,支持两岸交流和“九二共识”已是两岸同胞间的主流民意,但是非但没有真心反省面壁思过,反而越演越烈大搞版的“麦卡锡主义”,但众所周知的最终都将被送进历史的长河中消失殆尽。当局用任何法律手段也好还是挟洋自重也罢,最终也是徒劳无功,因为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九二共识”,这才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石,也是两岸同胞的福祉之所在,祖国最终的走向,就是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作者:罗鼎钧,沈阳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副秘书长)

1950年代“麦卡锡主义”泛滥,肇因于美国参议员麦卡锡打着极右和“”的旗号,恶意毁谤和破坏疑似和民主进步人士不同意见之人,在这个时期里影响着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就代表着“”、排外运动的同义词,因此受到政治迫害者者不计其数。就如同1949至1980年代中期“两蒋统治”时代的台湾当局,麦卡锡弥漫着整个台湾社会,无数爱国民主人士都遭到当局迫害,因冤假错案而牺牲的台湾同胞不计其数,在其后台湾当局“解严后”实行所谓的“台式民主政治”,对此才对那个时代的错误进行了一系列的道歉和赔偿,与此同时两岸关系也逐步走进和平交流交往的新时期。

但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走入尾声的今日,“台式民主”历经了三次政党轮替,主张“”的当局,却在岛内打着保护“民主法治”的旗号,实际在岛内大搞版的“麦卡锡主义”,凡是跟大陆和两岸交流有关的,无不用行政和法律手段进行控制,并“恫吓”台湾同胞赴大陆发展筑梦。

首先,最清楚不过例子,莫过于3月29日台当局“内政部”认定在厦门担任社区主任助理违反相关规定要开罚。其实早在二月时台当局“会”就已经称厦门市社区主任助理有违台当局相关法律,要对这些担任社区助理的台湾青年开罚,没想到台当局恫吓台湾同胞赴大陆筑梦的手段不只是说说而已,如今已经真正实践付诸法律行动。离谱的是称首波开罚的两人,分别是李姓和符姓两位主任助理,只因为接受媒体访问就被认定“违法”,要对其开罚新台币10万元的罚锾。

其次,狂打所谓“假新闻”和“假信息”的旗号抹黑大陆,塑造台湾岛内一股仇陆心态。当局动用行政和法律手段对电视台进行开罚。“假新闻”方面只因电视台报道太多韩国瑜,所以“NCC”在苏贞昌生气后立马大动作开罚中天和东森两家电视台。与此同时当局还多次联合多个行政部门,称有来自大陆的“假信息”和网军的攻击,导致在去年的“九合一选举”中大败,为了守护台湾的“民主法治”,所以大家一起反对大陆。的侧翼组织和政治学生无不号召响应,透过各种社交软件和校园社团串联抹黑大陆。

版的“麦卡锡主义”,简言之就是逢大陆必反,动用各种行政资源和法律手段来阻止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大业,并透过拙劣的手段来抹黑大陆,凡是大陆出台对台湾同胞利好的政策,其做出的回应永远就是反对和恫吓。众所周知“麦卡锡主义”是一个历史逆流下的产物,但如今的当局如出一辙用更为拙劣的手法运用着,同时挟洋自重紧抱着美国大腿干坐一条看门狗。

在“九合一选举”大败迄今一百多个日子里,支持两岸交流和“九二共识”已是两岸同胞间的主流民意,但是非但没有真心反省面壁思过,反而越演越烈大搞版的“麦卡锡主义”,但众所周知的最终都将被送进历史的长河中消失殆尽。当局用任何法律手段也好还是挟洋自重也罢,最终也是徒劳无功,因为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九二共识”,这才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石,也是两岸同胞的福祉之所在,祖国最终的走向,就是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这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作者:罗鼎钧,沈阳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副秘书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麦卡锡主义幽灵在台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评论员林淑玲)中国2020初选民调7月8至14日登场,15日揭晓,蓝绿对手很快就底定。蔡当局继完成“国安五法”修法,将进一步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增订中共代理人条款,在台湾政坛与学术界引起热议,质疑这是在搞绿色恐怖。选举是大型的民意展现,理性终究还是会打败激情,美国总统特朗普大选前叫停贸易战就是鲜明的例子。

将2020“大选”定位为“抗中保台”,中美贸易战休兵后,蔡当局迄今看来并未休兵。从选举策略来分析,这次的政权保卫战已从“”主张所延伸出去的正名、制宪,转为抗中,选前修“公投法”即印证已放弃再推“类“”公投”绑大选的招数。总的看,这是从1996年参与“大选”以来最重要的一个战略转折,从主张“”转为抗中。

改变战略不外几个因素,一,中国大陆综合国力、经济、科技等各方面崛起,已与美国平起平坐,加上两岸交流频繁、两岸经贸量体大增,让“”主张在台湾社会日益边缘化。二,正名、“制宪”等激烈的“”主张,在台湾支持度极低。三,一旦“”踩红线,大陆会出手,有战争危机,美国也不支持“”;四,让蓝军的“反独牌”失去着力点,可以抗中路线来牵制与无党籍柯文哲。

但没有放弃“党纲”本质上当然还是“”政党。高喊正名、制宪期间主要是涉贪,“独派”以挺扁来要胁必须接受其少数的主张。蔡英文上任后基本没那么买“独派”的帐,蔡也陆续以温情攻势收服凋零中的“独派”大老如史明、辜宽敏等人。以太阳花、时代力量为首的青年独亦认知到“正名制宪”不可行,整个势力从老独派到小独派,几乎都回到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的状态,即部份“独派”口中的“华独”,内化独立主张,外显抗中作为。

策略的改变,也是跟着美国走。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G20大阪峰会会晤国家主席习时重申“一个中国”政策,事后并没改变与中国的抗衡,最近各种动作还是不断,蔡英文也可望在下周出访过境美国。这意味着美国不会踩北京红线推翻“一个中国”政策,但也不会放弃“台湾牌”,牵制中国崛起。美国现在对的抗中不止是暗助,更是明助,蔡当局现在若推高强度的“正名制宪”是危险的,但抗中则有美国相挺,也符合美国利益。

不过,麦卡锡值得深思的是,特朗普为何要让美中贸易战休兵,他之前如此强硬批判中国,铺天盖地的围堵,为何突然又转弯?因为选举到了,意识形态毕竟打不过经济民生,美国要围堵中国,伤人也自伤,各阶层美国人都受害,尤其是提高关税后,造成物价上涨,首当其冲的是美国底层民众,以及农民,那都是特朗普的铁票。明天就要选举了,再打下去,也不必选了。

特朗普在选前转弯,因为经济、民生还是最重要的,当局正好大相径庭。蔡当局最近火力全开修法,“国安五法”之后,又要进行“中共代理人”修法,让所有涉及两岸交流的士农工商都笼罩在随时可能触法,被抓去关的阴影,有如1950年左右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的年代。根据资料照示,以恐共为主轴,胡乱指控人是“共谍”的麦卡锡主义受害人数难以估量,当时在美国有数以百计人被囚,约有1到1.2万人失去工作,但绝大多数被定罪者事后都得到了平反。这样的悲剧事件难道也要在台湾重演?

从“”到抗中,是选举策略的转折,钢性“”走不下去,相信也会继续停泊于此。但如果抗中是选举唯一的主轴,现在就可以说是必败无疑。2018九合一选举是怎么输的?绝不是蔡当局不够绿,对大陆太好,九合一到现在,台湾的经济民生并没太大改变,蔡当局最大的改变是对大陆更强硬,开始在台湾搞麦卡锡主义,试图封杀所有两岸交流。台湾选民会不会买单,可以试试看。

文学 ▎长路:科马克·麦卡锡

在暗夜的漆黑与冰冷中醒来,他伸手探触睡在身旁的孩子。夜色浓过魆黑,每个白日灰蒙过前日,像青光眼病发,黯淡了整个世界。他的手随着口口宝贵的呼吸轻微起落。掀开塑料防雨布,他坐起来,身上裹着发臭的睡袍与毛毯;望向东方,他搜寻日光,但日光不在。醒来前的梦里,孩子牵他的手,领他在洞穴内游走,照明光束在潮湿的石灰岩壁上晃动,两人像寓言故事里的浪人,被体格刚硬的怪兽吞食,迷失在它身体里。幽深石沟绵延处,水滴滑落有声,静默中,敲响人世每一分钟,每个小时,每一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永无止息。他俩驻足在宽广的石室里,室中泊着一面黝黑古老的湖,湖对岸,一头怪物从石灰岩洞伸出湿淋淋的嘴,注视他俩的照明灯,目盲,眼瞳惨白如蜘蛛卵。它俯首贴近水面,像要捕捉无缘得见的气味;蹲伏着,体态苍白、赤裸、透明,洁白骨骼在身后石堆投下暗影;它有胃肠,有跳动的心,脑袋仿若搏动在晦暗不明的玻璃钟罩里;它的头颅左摇右摆,送出一声低沉的呜咽,之后转身,蹒跚走远,无声无息,大步向黑暗迈进。

就着第一道灰蒙的天光,他起身,留下熟睡的孩子,自个儿走到大路上,蹲下,向南审视郊野。荒芜,沉寂,无神眷顾。他觉得这时候是十月,但不确定对不对;好几年没带月历了。他俩得往南走,留在原地活不过这年冬天。

天光亮得允许使用双筒望远镜后,他扫视脚下的河谷。万物向晦暗隐没,轻柔的烟尘在柏油路上飘扬成松散的漩涡。他审视自己所见的一切。下方的大路被倒枯的树木隔得七零八落。试图寻找带色彩的事物、移动的事物、飘升的烟迹。他放下望远镜,拉下脸上的棉布口罩,以手背抹了抹鼻子,重新扫视郊野,然后手握望远镜坐着,看充满烟尘的天光在大地上凝结。他仅能确知,那孩子是他生存的保证。他说:若孩子并非神启,神便不曾言语。

他回来的时候,孩子仍睡着。他拉下盖在孩子身上的蓝色塑料防雨布,折好,放进购物车里,再取出餐盘、一塑料袋玉米糕、一瓶糖浆。他在地上摊开两人充当餐桌的小片防雨布,把东西全摆上去,解下腰带上的手枪,放在布上,坐着看孩子睡。孩子夜里扯下了自己的口罩,它正埋在毛毯堆里的某处。他看看孩子,目光越过树林望向大路。这地方不安全,天亮了,从路上看得见他俩。孩子在毯子下翻身,而后睁开双眼,说道:嗨,爸爸。

一小时后,两人上路,他推购物车,孩子和他各背一个背包;不可或缺的东西都装在背包里,方便随时抛下推车逃跑。一面镀铬的摩托车后视镜嵌在推车把手上,好让他注意背后的情况。他往上挪了挪肩上的背包,麦卡锡望向荒凉的郊土,大路上空无一物,低处的小山谷有条静静的灰色河流蜿蜒着。动静全无,然而轮廓清晰。河岸芦苇都已干枯。你还好吗,他问。孩子点点头。于是,在暗灰的天光中,他们沿柏油马路启程,拖着脚步穿越烟尘,彼此就是对方的一整个世界。

他俩顺着老旧的水泥桥过河,往前又走几英里,遇上路边加油站;两人站在马路中央审视那座加油站。我想我们应该进去看看,瞧一眼,男人说。他们穿涉草场,近身的野草纷纷倒向尘土。越过碎裂的柏油停车坪,看见接连加油机的油槽。槽盖已经消失,男人趴下来嗅闻输油管,石油的气味却像不实的流言,衰微且陈腐。他起身细看整座建筑物。加油机上,油管还诡异地挂在原位,窗玻璃完整无缺,服务站门户大开,他走进去,看见一只金属工具箱倚墙而立。他翻检每一个抽屉,但没有任何可用的。只有几个完好的半英寸长活动螺丝刀、一个单向齿轮盘。他起身环顾车库,只见一个塞满垃圾的金属桶。走进办公室,四处是沙土与烟尘;孩子立在门边。金属办公桌、收银机,几本破旧的汽车手册因泡了水而鼓胀;亚麻油布地板斑斑点点,因屋顶漏水而浮凸卷曲。穿过办公空间,他走向办公桌,静立着,举起话筒,拨了许久前父亲家的号码;孩子看着他。你在做什么呢?他问。

沿路走了四分之一英里,他停下脚步回头看。我们在想什么,得走回去,他说。他把购物车推离路面,斜斜安置在不易发现的位置,两人放下背包,走回加油站。他进服务站把金属垃圾桶拖出来,翻倒,扒出所有的一夸脱塑料机油瓶,两个人坐在地上,一瓶接一瓶倒出里面的残油。他们让瓶身倒立在浅盘里滴干,最后几乎凑到半夸脱。他旋紧塑料瓶盖,拿破布抹净瓶身,掂掂瓶子的重量:这是给小灯点亮漫长幽灰的黄昏与漫长幽灰清晨的油。你可以念故事给我听了,对不对,爸爸?对,他说,我可以念故事给你听了。

河谷远端,大路穿越荒芜炭黑的旧火场,四面八方是焦炙无枝的树干,烟灰在路面飘移,电线一端自焦黑灯柱垂落,像衰软无力的手臂,在风中低声呜咽。空地上一栋焚毁的屋子,其后一片荒凉黯灰的草原,废弃道路工程横卧原始绯红的淤积河床,更远处是汽车旅馆广告牌。除却凋零了、圮毁了,万事一如往常。山丘顶,他俩伫立寒天冷风中,呼喘着气。他注视孩子;我没事,孩子说。男人于是把手搭在孩子肩上,向两人脚下开敞无边的郊土点了点头。他由购物车取出望远镜,站在马路中央扫视低处的平原;平原上,一座城的形体兀自挺立灰蒙之中,像某人一面横越荒原、一面完成的炭笔速写。没什么可看的,杳无烟迹。我可以看吗,麦卡锡孩子问。可以,当然可以。孩子倚在购物车上调整焦距。看见什么吗,男人问。没有。他放下望远镜:下雨了。对,男人说,我知道。

他们给购物车盖上防雨布,把它留置小溪谷,然后爬坡穿越直立树干构成的暗黑群柱,抵达他看见有连续突岩的位置。两人坐在突出岩块下,看大片灰雨随风飘越山谷。天气很冷,他俩依偎在一起,外衣上各披一条毛毯。一段时间后,雨停了,只剩树林里还有水滴滑落。

放晴后,他们下坡找到购物车,拉开防雨布,取出毯子和夜里用得着的东西,再回到山上,在岩块下方的干燥处扎营。男人坐着,双手环抱孩子,试图为他取暖。两人裹着毛毯,看着无以名状的黑暗前来将他们覆盖。夜的袭击,使城的灰蒙形体如幽魂隐没,他点燃小灯,放在风吹不到的地方。两人往外走到路上,他牵起孩子的手,向山顶走,那是路的尽头,可以向南远望渐趋黯淡的郊野,可以伫立风中,裹着毛毯,探寻一丝营火或明灯的痕迹。但什么都没有。山壁边,山岩中的灯火只是光的微尘;过了一会儿,他们往回走。一切都很潮湿,没办法生火。吃过冰凉的简陋餐点,他俩在寝具上躺下,灯放在中间。他拿了孩子的书,但孩子累得无法听故事,他说:可以等我睡着再熄灯吗?可以,当然可以。

他躺了很久,还没睡着。过了一会儿,他转身看着男人。微弱的光线中,脸颊因雨丝敷上了条条暗影,像旧时代的悲剧演员。我可以问一件事吗,他说。

他躺着,听水滴在树林里滑落。这就是谷底了,寒冷,沉寂。虚空中,刺骨而短暂的风一阵阵来回运送旧世界残余的灰烬:推进,弥散,然后再推进。万物都失了基底,在灰白的大气中顿失所依,只能靠呼吸、颤抖与信仰存续生命。但愿我心如铁石。

黎明前他醒来,看灰茫天色向晓。缓慢且半带晦暗。孩子还睡着,他起身,套上鞋子,披上毛毯,穿过林木向外走。往低处走进岩块间的缝隙,他边咳嗽边蹲了下来,咳了很久。然后他跪倒在烟尘里,抬脸仰对愈渐苍白的天光。你在吗,他轻声说,末日时刻,我见得到你吗?你有脖子吗?我可以掐你吗?你有心吗?你你有灵魂吗?上帝啊,他低语着,上帝啊。

隔日正午,他俩经过那座城。他枪不离手,架在叠放于购物车顶的防雨布上,要孩子紧紧依在他身旁。城大体焚毁了,了无生命踪迹。街市上,汽车顶上层层厚灰,一切都蒙上了灰烬与尘土。旧时的路埋在干透的烂泥里。某一户的门廊上,一具尸体枯槁到只剩外皮,正对着天光,面容扭曲。他把孩子拉近,说:记住了,你收进脑袋的东西,会永远留存在那里,你可要仔细考虑。

从麦卡锡时代到亚裔崛起:一个华裔作家未完成的美国梦

1952年,谢汉兰(Helen Zia)出生在一个不能随便说中文的家庭。对她那生长在战乱年代的父母来说,美国新泽西州的小城纽瓦克似乎终于带来了安宁和稳定,但麦卡锡主义的阴云和由来已久的排华氛围仍让他们不得不保持警惕。谢汉兰的父亲禁止妻子用中文对孩子们说话,以免惹上麻烦。当他们全家出门购物或吃饭时,常会引起旁人的围观,仿佛是马戏团里的珍禽异兽。

如今,谢汉兰已成为了美国著名的华裔作家。她撰写的《亚裔美国梦:一个美国民族的兴起》和《我的国家控告我:李文和自述》保存了亚裔群体的重要记忆,新近出版的著作则追溯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离开中国内地的移民颠沛流离的旅途。在她之外,华裔非虚构写作也在美国文坛不断涌现,连同获奖畅销的移民小说和《摘金奇缘》等热门电影一起,为近495万华裔美国人(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和近2140万亚裔美国人(2016年,美国人口普查局)发出了越发响亮的声音。

但历史的书页并未完全翻过。对外来者的怀疑和排斥犹在——在谢汉兰一家如履薄冰地融入新泽西小城的半个世纪后,抵挡移民和难民的边境墙在美国、欧洲等地竖起;间谍疑云层出不穷——在华裔科学家李文和被控间谍罪的近20年后,郗小星、陈霞芬等华裔科学家遭无端指控的新闻备受关注;针对特定种族的暴力事件还在发生——80年代的陈果仁被害案曾深深影响了谢汉兰的职业生涯,而就在谢汉兰此次接受澎湃新闻()专访的前几天,白人至上主义者在新西兰对两座清线人遇难。

“恐惧、憎恨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是一种疾病,不幸的是,它正在感染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包括美国,”数十年来用文字为华人、少数族裔、女性、性少数群体发声的谢汉兰说。她讲述的故事为打开不同族群间紧闭的铁门提供了一把钥匙。

就和其他美国孩子一样,谢汉兰是吃着热狗、打着棒球、看着米老鼠节目长大的。但和身边那些白人和黑人孩子不同的是,她长着一张典型的华人面孔。黄皮肤,黑头发,这些特征不可能改变。一些华人朋友说曾希望自己能长出金发碧眼,但在谢汉兰的记忆里,她没有过这样的愿望。

坚持要她记住华人身份的是她的父亲。这个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流离到美国,但他从不愿低下骄傲的头颅。尽管他不肯让孩子们学太多中文,但他不忘提醒他们:“在欧洲人赤身裸体地住在洞穴里时,中国人就已经身披丝绸在大都市里生活了。”他声称亚洲人的颅骨容量比其他种族更大,甚至还翻出《大英百科全书》作为证明。他还要孩子们记住,他们完全有权呆在这个国家,因为连接亚洲和美洲的白令路桥意味着他们是美洲原住民的“远亲”。

但父亲从未成功融入美国的社会,或者在谢汉兰看来,父亲根本不在乎。他在圣约翰大学读的是英语文学,能用流利的英语背诵莎士比亚,也通中国古文。但一个会背英诗的华人在美国能干些什么呢?为了养活一大家子人,他去开出租车,挨家挨户地推销刷子,最后在家里开起小作坊,和妻子、孩子们一起做些小灯、小娃娃之类的玩具,和鲜花搭配在一起作为婴儿礼品卖给花店。

在那代人中,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在采访中,谢汉兰接触到一位曾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并于民国时期在上海一所大学担任校长的学者。在来到美国后,他仍然无法得到认可,不得不重新读了法学院。这名学者的妻子在一家图书馆找到了工作,但美国人见到她时,总会自然而然地问道:“你在哪家餐馆工作?”许多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发现找不到与学历相配的工作,只得回归社会最底层,从餐馆和洗衣店这两大华人工作场所奋斗起来。

在50年代的美国,冷战铁幕已经降下,保守主义卷土重来。女性从工厂回归家庭,穿上主妇的围裙。南部根深蒂固的种族隔离虽然略受撼动,但有形无形的歧视仍然广泛存在。对亚裔群体来说,日裔移民刚刚离开了美国用来防备间谍的战时“集中营”,华裔移民又面临着麦卡锡主义猛烈的攻击。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虽然已在1943年被废除,但要等到60年代,华人移民才开始被允许大规模进入。

“二等公民”的身份并不适合谢汉兰的父亲。在做手工艺品的闲暇时间,他还忘不了本行,写写诗歌和戏剧,麦卡锡还给报纸写信批评美国的对华政策。这甚至引起了联邦调查局(FBI)的注意。探员们跟踪了他,向周围邻居调查他的情况,幸好最后并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和父亲不同的是,出生在纽瓦克的谢汉兰清楚自己是一个美国人。她以“海伦”的英文名为人所知,“谢”这个在英文里几乎念不出来的姓则被西化成了“齐亚”(Zia)。但她仍然很难在美国找到自己的位置。读高中时,她的朋友对她说:“海伦,你得决定一下,你到底是白人还是黑人。”

她既不是白人又不是黑人,可这是当时各种信息表里关于种族的问题下仅有的选项。其他族裔不是被视而不见,就是尴尬地被囊括到某个毫不相干的分类中。这便是她这一代华裔及亚裔美国人成长时所面临的难题。

80年代,在震惊美国的陈果仁(Vincent Chin)被害案中,谢汉兰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在那之前,她走过的人生道路已堪称传奇。她在本科读的是公共与国际事务,是第一届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女生之一。家人觉得当律师、医生、老师或者商人才是成功,几经考虑后,她选择了医学。但她一进入塔夫茨医学院,就意识到这是个可怕的错误。她竭力试图留在医学院满足父母的期待,但最终还是选择退学,去“汽车之城”底特律当了一名工人。

那是在70年代,民权运动在十多年前就已席卷美国各大校园,马丁·路德·金对爱与平等的教诲也已深入人心,遵从内心召唤、为发声成为了那一代年轻人追捧的生活方式。谢汉兰和朋友们参与了为少数族裔争取权益的组织活动——并不局限于某个特定种族,因为诸如建筑这样收入较高的行业以避免拉低工资为由拒绝任何有色人种加入。而要了解并打破这样的局面,谢汉兰听从旁人建议,深入美国腹地,从事建筑和汽车工作。

她在不久后便失业了。石油危机使消费者倾向于购买更小、更省油的汽车,日本车凭竞争优势涌入美国市场。底特律汽车业崩溃了,大量工人无论种族,都面临着失去生计的危险。

谢汉兰决定写下工友们的遭遇。她给自己知道的所有报纸和杂志写信自荐,但她此前从未发表过类似文章,而且,她小时候在报纸上看到的名字全都属于白人男性,没有女性,也没有华人。情况虽然在逐渐改善,但还是没有人让她写如此严肃的社会议题。她得到的第一次约稿,是要求她写花艺的。

她一篇一篇地写下去,在一家杂志社当上编辑后,她逐渐靠近了自己的目标:写那些看不见的人、那些无人听到的声音。

1982年6月,一个叫陈果仁的27岁华人工程师在底特律的一家酒吧办婚前的单身派对,与一对在汽车业工作的白人父子发生了争吵。后者错将陈果仁当成了日本人,声称是来自日本的竞争抢了美国人的工作。离开酒吧后,这对父子找到陈果仁,一人按住他,另一人用棒球棍猛烈击打他的头部。4天后,陈果仁不治身亡。原定举办的婚礼变成了葬礼。然而,当地法院只轻判两名凶手过失杀人,缓刑3年,罚款3780美元,当庭释放。

谢汉兰想写写这起事件。她觉得这不是偶然,在经济竞争激化种族仇恨的底特律,任何长着类似日本面孔的亚洲人都不得不四处张望,躲避危险。她以记录者的身份参加了几次抗议组织的会议,却发现自己还可以做更多。她帮这些没有新闻经验的组织者写新闻稿,然后演变成写演讲稿、举办发布会,甚至自己变成发言人。“作为华裔美国人,我们认为这件事的发生是错误的,”她试着让更多人听到这个常被视为沉默而温顺的群体线年,谢汉兰和伙伴们以这对白人父子侵犯陈果仁公民权利为名发起联邦控告。其中的父亲被判因部分罪名成立而入狱25年(后因上诉被改判无罪),儿子则被判无罪。而在1987年的一场民事诉讼中,两人分别被判赔偿150万美元和5万美元。

时至今日,凶手仍在试图逃避惩罚,不愿对陈果仁的家人道歉。但这起事件没有被遗忘。如今,它被视为亚裔美国人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它团结起了来自各种背景的亚裔走上全美各地的街头发出抗议。这起事件也常被关于杜绝“仇恨犯罪”的立法讨论引用,引起其他少数群体的共鸣。

而谢汉兰等人还在为追责努力着,他们下一步的目标是,要求凶手去世后的部分遗产归陈果仁母亲死前设立的奖学金所有。

在美国种族关系变化的同时,中美关系的起伏也影响着华裔美国人的地位和谢汉兰的写作。

90年代末的又一场公共事件引起了她的注意。1999年3月,《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主流媒体突然在头版刊出报道,指称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工作的华裔科学家李文和涉嫌向外国泄漏机密而被开除。12月,李文和因59项罪名指控被捕。

同年5月,美国国会抛出《考克斯报告》,称中国长期“窃取”美国军事技术,但并未提供证据。美国国内情绪高涨,“华人间谍”论甚嚣尘上。几乎所有美国主流媒体都在批判李文和,谢汉兰甚至听到有人说,李文和的案情比曾给苏联做间谍而被美国处死的罗森伯格夫妇案更为糟糕。

她不知道李文和是否真的是间谍,只知道他遭受了不公正也不符合美国司法流程的对待。于是,她开始跟踪此案,参加庭审,拜访其家人,最终与李文和合著了一部口述。尽管她在调查过程中担心会受到FBI的监控,不过并没有出现严重的问题。

在被关押9个月后,李文和承认自己不当下载了机密资料,美国政府由此取消了指控他的其他58项罪名,此后他被释放。联邦法官就李文和遭受的不公平对待而道歉,指责政府滥用权力。2006年,李文和与美国政府及《纽约时报》、美联社等5家新闻机构就隐私权诉讼案达成和解,获164.5万和解费。

李文和案尘埃落定,但近年来,郗小星、陈霞芬等华裔科学家遭受的怀疑和指控仍然时有发生。谢汉兰表示,目前华裔群体中开始有人组织专门针对在大学、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家的教育项目,提醒他们了解类似案例、清楚自己的权利和可能的暴力风险。

如果说中美关系影响着华裔美国人的处境,那华裔美国人同样可以在中美关系中扮演一定的角色。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担任旧金山火炬手、身为华人“百人会”成员的谢汉兰表示,希望自己作品能让美国读者对中国历史有更深入的认识,了解到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中国人并不都是一模一样,而是有着各种不用的观点、文化、习俗和语言。同样,她也希望能有更多中国的作者向中国读者展现美国的复杂多样。

需要架起更多桥梁的不只是中国和美国。就在李文和案结束后一年,作为纽约地标的世贸中心双子塔在中倒塌,任何看上去像中东、南亚人的移民突然在美国成为暴力攻击的目标。直到目前,谢汉兰观察到,穆斯林依然是在美国面临安全风险最大的少数群体,不久前新西兰的枪击案更体现出,排外和对立情绪正在全球蔓延。

“并不是说如果你不属于这个族群,就不用担心暴力。那些他者怀有极端仇恨的人可能攻击任何人,他们可能在今天在攻击别人,明天就来攻击你。”她说,“也许亚裔美国人现在不用太担心,但他们需要伸出援手说,我们在乎这个,因为我们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安全地活着。

“亚裔美国人的梦想可以非常具体,印度裔、菲律宾裔、华裔可能各有不同。但归根结底,他们共同的梦想是,作为完整的人和完整的美国人被接受。在我看来,美国梦的含义是,在美国这样的土地上自由地实现生活的全部可能。那最终,亚裔美国人的梦想便是,如果愿意的话,(比如华裔)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讲中文、吃(中餐)、欣赏重视宗族的文化,但如果不愿意的话,也完全可以不这么做。”谢汉兰这样描述她理念中的亚裔美国梦。

在祖先的文化与美国文化之间取得和解、无需做出选择或自我辩解、纯粹依照自己的喜好选择想要的生活,这个看似显而易见的愿望实际上并不简单。在2000年出版《亚裔美国梦》时,谢汉兰还不得不回答编辑们的质疑:“谁会读这本书呢?”“(亚裔读者)懂英文吗?”

在那个年代,她只有继续坚持。她参加了亚裔美国人记者协会,同黑人记者协会以及拉美裔、原住民记者的组织一同召开大会,讨论如何使新闻业变得更多元、如何确保媒体报道里不再出现对特定族裔的刻板印象。这样的努力持续至今,正如她自己对亚裔身份的认识在种种行动中不断演变。

与此同时,美国社会正在出现根本的变化。2018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预测称,到2045年,白人将不再是美国的多数族裔,他们将跌出50%的分界线%,还有3.8%为多种族人口。18岁以下的少数族裔人口将在2020年超过同龄白人人口。

“不会再有多数族裔了,每个人都是少数族裔。”谢汉兰说,“这就是当前美国社会如此极化的原因之一,有些人对此非常不高兴。”

而对亚裔来说,这意味着机会。谢汉兰不久前听说,《洛杉矶时报》有了一个专门关注亚裔社区条线的记者。在她所居住的旧金山,一家大报雇佣了一名华裔-越南裔美国女作者,从她的独特视角品评美食。

越来越多的亚裔美国人在主流媒体讲述他们的故事。出生于华盛顿的厨师黄颐铭(Eddie Huang)2013年出版的回忆录《初来乍到》在2015年被改编为同名情景喜剧,在美国广播公司黄金档播放。2016年,华裔-越南裔喜剧演员黄阿丽(Ali Wong)挺着大肚子走上脱口秀舞台,大胆吐槽种族、性别等线年,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好莱坞电影《摘金奇缘》以靓丽的亚裔阵容和聚焦家庭关系的故事,让亚裔观众得到了他们的“黑豹”时刻。

“要忽视亚裔美国人已经越来越难了。”谢汉兰说。在她擅长的非虚构领域,更多亚裔作者正在选择出版自己的真实故事。她曾担心别人不会对自己的叙述感兴趣,但现在,类似书籍的增长却在鼓励更多人憧憬自己的写作也能发表。他们书中的观点各不相同,有的也许会说中国是个威胁,其他人则予以反驳,但总而言之,“声音越多越好”。麦卡锡

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总统大选中,华裔群体再度活跃。企业家杨安泽(Andrew Yang)异军突起,打入初选。虽然并不被许多美国主流媒体看好,但他提出的“全民基本收入”,以及亚裔和年轻网民对他的积极支持已成为了难以被忽略的话题。在政治、学术、文体等领域,还有太多领导岗位缺少亚裔的面孔,压在优秀亚裔人才头顶的“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仍然有待打破。

亚裔的奋斗还处在进行时。说起未来,谢汉兰的眼中满怀憧憬:“如果亚裔孩子能梦想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美国总统和国务卿,成为美国小姐,或者最高法院官,那亚裔美国人的梦想才算是真正实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

镜报:找替补门将利物浦考虑南安普顿的麦卡锡

直播吧6月16日讯 《每日镜报》报道,利物浦主帅克洛普正考虑引进南安普顿门将麦卡锡取代今年大概率会离队的米尼奥莱。

由于阿利森到来后失去了主力位置,米尼奥莱预计会在今夏离开安菲尔德以获得更多出场机会。31岁的米尼奥莱自2013年加盟以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为红军出场超过200次,但他上赛季只出战过1场足总杯和1场联赛杯。

据悉,麦卡锡南安普顿的门将麦卡锡目前进入了红军的引援名单。实际上,去年夏天买来阿利森之前,克洛普就曾考虑过引进这名英格兰门将。

29岁的麦卡锡去年11月在对阵美国队的友谊赛中迎来了个人代表三狮军团的首秀。麦卡锡不过,他在二月份以后失去了主力位置,新帅哈森许特尔选择了信任前曼城门将Angus Gunn。这或许会给利物浦引进麦卡锡提供一定的可能性。

红军送走米尼奥莱会签新门将麦卡锡

北京时间8月5日讯,《利物浦回声报》报道,送走米尼奥莱后,利物浦会争取在转会窗关闭前引进一位新门将。经过与布鲁日的谈判,米尼奥莱的转会费最终从700万欧元提高至900万欧元。麦卡锡这位比利时国门并未出战昨晚的社区盾杯比赛,球员周日晚间已从伦敦直接启程飞往比利时,准备周一接受新东家的体检,并完成转会相关事宜。

西蒙·米尼奥莱,1988年3月6日出生于比利时圣特赖登,比利时足球运动员,场上司职门将,现效力于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的利物浦足球俱乐部。米尼奥莱职业生涯起步于比利时的圣特赖登青训,代表圣特赖登6年104场打入1球。2010年6月以200万英镑转会英超桑德兰,代表桑德兰3年出赛101场,2013年6月以900万英镑转会利物浦。米尼奥莱代表比利时U16~U21各级国家青年队参加国际大赛, 2011年3月25日,2012年欧洲杯预选赛对阵奥地利比赛中完成国家队首秀,米尼奥莱跟随比利时国家队参加了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欧洲杯。2018年6月4日,比利时国家队公布了征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23人大名单,西蒙·米尼奥莱进入名单。

据悉,利物浦预计不会给之前跟队训练的老将洛内根提供合同。由于阵中其他门将都比较年轻,因此红军会赶在本周转会窗关闭前,签下一位新门将。

南安普顿门将麦卡锡目前是利物浦的首选,这位本土门将并未入选上周六圣徒最后一场热身赛的比赛名单。

詹姆斯·麦卡锡,足球运动员,目前效力于埃弗顿足球俱乐部,曾效力于维冈竞技足球俱乐部,15岁成为哈密尔顿足球俱乐部最年轻出场球员,16岁成为最年轻得分球员,爱尔兰各级国少国青核心,是一位非常有潜力的足球运动员。

上个赛季麦卡锡的出色发挥使自己成为苏格兰的一流球员,并在35场比赛中攻入7球,帮助汉密尔顿升级到苏超联赛。在2008-2009赛季中,麦卡锡继续提高,并在这个赛季成为苏超联赛中的顶级球员。除了他出色的球技和强壮的身体之外,在他因为选择为爱尔兰而非为苏格兰效力而受到其他球队球迷批评攻击的时候,他表现出了超越他的年龄的成熟。

上赛季,29岁的麦卡锡为南安普顿出场25次。除了麦卡锡之外,利物浦还有其他选择,其中就包括目前是自由身的前西汉姆联门将阿德里安。

小编觉得,麦卡锡有着强壮的左脚,能在摆腿幅度极小的情况下完成传球,他速度不快,但是带球全速奔跑的时候力量足以强行闯过防守队员。本赛季他进一步适应了苏超联赛并且自身得到了提高。希望利物浦会争取在转会窗关闭前引进这位新门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abuckthornthai.com/,麦卡锡